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專欄 >> 掃黑除惡進行時 >> 工作動態
省檢察院通報8起依法提起公訴的涉黑涉惡典型案例?
日期:2019-06-30?07:24 來源:甘肅日報 瀏覽次數: 視力保護色:

  記者從6月29日下午省人民檢察院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獲悉,截至6月28日,全省檢察機關共受理公安機關提請逮捕涉黑涉惡案件656件2541人,批準逮捕 640件2243人;受理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407件2931人,提起公訴356件2468人,起訴率84.2%。提前介入偵查371件,立案監督27件75人,糾正漏捕130人,追加起訴166人,提出檢察建議252條。對于中央掃黑除惡第19督導組重點督辦的100件涉黑涉惡案件,已提起公訴96件,發現“保護傘”線索29條,均移送紀檢監察機關處理。

  新聞發布會上,省檢察院還向社會公布了全省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的8起涉黑涉惡典型案例,分別是:

  案例一 定西市宋某某等42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

  被告人宋某某自2005年以來,以賭博為業積累資金,以其本人經營的“九尊堂茶樓”為窩點,與潘某、張某某、閆某某等人聚集在一起,聚攏社會前科、閑雜人員,大肆進行各類違法犯罪活動,逐漸形成以宋某某等4人為首,人數眾多,組織結構明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以進行所謂“談判”“協商”“調解”等方式收取保護費,非法牟利,涉案金額達400余萬元。該組織共涉嫌犯罪事實38起,涉嫌尋釁滋事、聚眾斗毆、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等10項罪名,嚴重擾亂當地的社會、經濟、治安秩序,在當地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2019年6月28日,定西市臨洮縣人民檢察院以宋某某等42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依法提起公訴。

  案例二 白銀市靖遠縣李某某等29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

  2004年以來,被告人李某某拉攏前科劣跡人員和社會閑散人員,以靖遠縣某茶樓為據點,與其前妻陳某某等人長期在靖遠縣縣城及附近鄉鎮開設賭場,聚眾賭博,通過給參賭人員放賭賬、抽頭漁利等方式,大量牟取非法利益,累計賭資達160萬余元,獲利15萬余元,參賭人員共計達240余人次。為索要賭債,李某某組織他人實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斗毆、非法拘禁,逐步形成了以其為首,層級結構清晰,人數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李某某通過不正當手段當選為縣人大代表和村委會主任后,目無一切,肆意妄為。

  2019年5月29日,白銀市靖遠縣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對李某某等31人提起公訴,共指控違法犯罪活動38起,罪名7項。

  案例三 蘭州新區薛某甲、薛某乙等14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

  自2011年以來,被告人薛某甲作為蘭州新區某投資公司法人代表,到處承攬工程項目,因工程欠款,糾集薛某乙、楊某某等人多次毆打討薪農民工、商鋪租賃經營者;在未取得施工手續和采砂許可證的情況下,安排施工隊在施工現場24小時不間斷采砂;利用合同進行詐騙,用售后返租的模式銷售商品房,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在當地為非作惡、欺壓百姓,逐漸形成以其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實施違法犯罪行為16起,涉嫌故意傷害、尋釁滋事7項罪名,涉案金額8553余萬元,其中,非法吸收公眾存款1200余萬元。

  2019年6月28日,蘭州新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對薛某甲等14人以惡勢力集團犯罪提起公訴。

  案例四 酒泉市玉門市沈某某等11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

  自2016年10月以來,被告人沈某某等4人共同出資成立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專門從事網絡放貸業務,從他人手中非法購買、獲取大量公民個人信息,用于聯系放貸、催貸。沈某某等人為催要貸款,利用手中掌握的個人信息,使用“云呼”“轟炸機”等軟件,向借款人及其親屬以電話、短信“轟炸”等方式辱罵、恐嚇、威脅,肆意發送PS合成的淫穢圖片,逼迫借款人償還非法高額費用。該犯罪集團在全國范圍內實施詐騙和敲詐勒索,受害人數達千人,非法侵犯公民個人信息6萬余條,涉案金額480余萬元,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屬于“套路貸”犯罪。

  2019年5月27日,酒泉市玉門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沈某某等11人以惡勢力犯罪集團提起公訴。

  案例五 甘南州臨潭縣單某甲等8人宗族惡勢力犯罪案件

  自2011年以來,被告人單某甲、單某乙等人在臨潭縣境內開設賭場、高利放貸。其間,單某甲、單某丙兄妹販賣毒品,該團伙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暴力、威脅、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索取非法債務,逐漸形成以單某甲為首,單某乙、單某丙、王某某(系單某甲母親)、牟某某等人參與的家族式惡勢力團伙,為非作惡、欺壓百姓,嚴重擾亂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共實施違法犯罪11起,涉嫌開設賭場、敲詐勒索、非法拘禁、尋釁滋事等5項罪名。

  2019年6月21日,甘南州臨潭縣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單某甲等8人以惡勢力犯罪提起公訴。

  案例六 武威市涼州區趙某某等48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

  趙某某刑滿釋放后不思悔改,先后糾集高某某、董某、馬某等具有前科劣跡的社會閑散人員,自2013年以來,在當地逞強爭霸、稱霸一方,逐漸形成了以其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該犯罪組織通過開設公司、經營娛樂會所、開設賭場、敲詐勒索來獲取經濟利益,長期在武威市涼州區無事生非、逞強耍橫、強拿硬要,隨意肆意毆打他人,大肆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生產生活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該案在辦理期間,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通過提前介入、依法糾違、追捕追漏等監督手段,將本案由一起治安管理案件糾正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最終共指控犯罪嫌疑人48名,指控犯罪事實16起,指控罪名5個。

  2018年10月9日,武威市涼州區人民檢察院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對趙某某等48人依法提起公訴。2019年6月5日該案開庭審理,目前已作出一審判決,分別判處趙某某等人20年至8個月不等有期徒刑。

  案例七 定西市隴西縣孫某某等18人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

  自2015年以來,被告人孫某甲伙同其父孫某乙、其叔父孫某丙長期在隴西縣城及其周邊地區高利放貸,為索要高利貸、賭債等非法債務,糾集社會閑散人員,以其家族經營的某茶樓為據點,采用暴力、威脅及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手段,多次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敲詐勒索,涉案金額3457余萬元。該組織在當地長期為非作惡,欺壓百姓,逐漸形成了以孫某甲為首要分子,孫某乙、孫某丙、孫某丁等18人為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實施違法犯罪9起,涉及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等4項罪名。

  公安機關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移送審查起訴后,檢察機關嚴把事實關、證據關、法律適用關,與公安、法院召開聯席會議,反復分析研判,準確把關定性,認為該案不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構成要件,于2019年5月31日由定西市安定區人民檢察院以惡勢力犯罪集團依法提起公訴。

  案例八 天水市武山縣雷某等5人惡勢力犯罪案件

  自2017年11月以來,雷某伙同社會青年李某某、馬某某等5人在武山縣縣城及該縣某中學周圍多次無事生非,隨意毆打他人,逐漸形成了以其為首的惡勢力團伙,造成多名在校學生輕微傷,對校園周邊安全環境產生不良影響,情節惡劣。

  該案公安機關以普通刑事案件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在審查過程中,發現該團伙糾集者相對固定,多人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的特征,符合“兩高兩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關于惡勢力的規定,于2018年11月19日以惡勢力犯罪向武山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同年12月20日,該案開庭審理,判決認定雷某等5人構成惡勢力犯罪,分別判處三年三個月至兩年兩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記者張富貴)


彩票模拟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