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專欄 >> 掃黑除惡進行時 >> 工作動態
全省法院集中宣判一批黑惡案件
日期:2019-07-03?08:00 來源:甘肅日報 瀏覽次數: 視力保護色:

  6月20日,省高級人民法院通報了當天上午全省法院集中公開宣判的一批黑惡案件和一起“村霸”案件。

  截至6月20日,全省法院共受理涉黑涉惡案件237件1850人,一審審結147件1017人;特別是中央督導組進駐甘肅后,全省法院共審結涉黑惡案件62件。截至目前,全省法院共集中公開宣判了五批黑惡案件,共52件461人,其中包括28件中央督導組督辦案件。

  平涼市華亭法院審理穆某某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2007年,被告人張某某在靜寧縣組織賭博期間,糾集被告人穆某某為其在賭場收取高利貸,二人開始建立聯系;2008年至2013年期間,穆某某先后因為搶劫罪、聚眾斗毆罪、尋釁滋事罪被判處刑罰在監獄服刑,2013年4月,穆某某被暫予監外執行期間與張某某保持緊密聯系,且不思悔改,利用二次入獄經歷,糾集社會閑散人員,揚言要成為靜寧縣城的“大哥”。其間,穆某某以靜寧縣較有名氣的社會混混頭目仇某等人為目標,多次指使手下小弟通過騷擾、跟蹤、辱罵等手段挑釁、激怒對方,發生爭執后將仇某等人毆打致傷。2013年后半年穆某某與寧夏西吉縣“老大”馬某發生矛盾后,穆某某從平涼、靜寧等地糾集社會閑散人員二十余人準備在靜寧縣城教訓馬某,馬某因恐懼而請靜寧縣的張某從中進行了調停,基于此事,穆某某在靜寧縣城聲名大起。另,張某某、胡某某(大)在非法高利放貸期間,由穆某某、胡某某、司某某幫助催收高利貸。至此,以穆某某、張某某為首的黑惡勢力團伙初步形成。之后稱霸一方、謀取非法利益,穆某某、張某某等采用暴力、威脅、恐嚇等手段,以“某某養殖場”等處為聚集點,組織、策劃、實施多起違法犯罪活動,組織勢力不斷壯大,通過開辦公司、非法高利放貸聚斂財產,逐漸形成以穆某某、張某某為組織者、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胡某某(大)、楊某某、司某某、胡某某、張某、王某某、黨某某系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積極參加者,王某、胡某、胡某、胡某、尹某某、王某某、吉某某等人明知該組織是以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基本內容的組織,仍加入并接受領導,是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其他參加者。穆某某、張某某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組織成員謀取利益,事后為組織成員提供吃、喝、娛樂等手段籠絡組織成員,形成較強的人身依附關系。該組織成立以來,長期在靜寧縣城通過有組織地實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為游戲廳、家具城提供非法保護,變相收取“保護費”,向酒吧、KTV強行推銷啤酒,采取暴力抗法、妨害公務妨害作證,干擾司法,毀壞財物、破壞生產經營等,實施犯罪22起。其中強迫交易案值14萬余元,破壞生產經營造成經濟損失73萬余元,故意毀壞財物價值2.4萬余元,致2人輕傷,7人輕微傷,獲取非法利益551萬余元。嚴重擾亂了當地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經依法審理,被告人穆某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張某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胡某某(大)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其他被告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六個月不等的刑罰,并處罰金。針對該黑社會性質組織聚斂的財產,判決對該組織聚斂和用于違法犯罪的靜寧縣某某養殖專業合作社等9家公司,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依職責依法處置,對其財產應予沒收;對被告人張某某的5處房產應予沒收;被告人胡某某位于靜寧縣城關鎮富康路“云星小街”鋼結構四層整體建筑一幢系違法建筑,由行政主管機關依法處置;扣押、凍結的涉案資金共計5993186.82元予以追繳;扣押的5臺車輛,應予沒收,由扣押的公安機關依法處置。對各被告人的其他違法所得及其孳息、收益繼續應予追繳。

  蘭州市城關區法院審理佘某惡勢力案

  2016年1月11日至2018年2月期間,被告人佘某、王某、孔某、米某某、張某某、郭某某在車貸后催收業務中,為獲取提成和直接受益,對貸款逾期客戶采取竊取收車等方式,將客戶的車輛非法控制,并以此為要挾條件,肆意認定收車費用,向客戶索取高額的收車費等費用,敲詐勒索客戶。在此過程中,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佘某、王某為首要分子,以被告人孔某、米某某、張某某、郭某某為積極參加人員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上述被告人經常糾集在一起,以威脅等手段多次實施敲詐勒索犯罪活動,涉及被害人眾多,敲詐勒索數額巨大,為非作惡,欺壓百姓,嚴重影響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該犯罪組織關系清晰、分工明確、分工協作,共同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系惡勢力犯罪集團。上述被告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民合法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敲詐勒索罪。經依法審理,被告人佘某等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八年至四年不等的刑罰,并處罰金。

  白銀市靖遠法院審理張某某惡勢力案

  2009年12月30日以來,被告人張某某、張某某多次單獨或糾集被告人王某某、楊某某等人,為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無事生非、借故生非,在靖遠縣城區內多處多次實施尋釁滋事、強制猥褻婦女等違法犯罪活動,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擾亂正常的經營活動,破壞社會秩序,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形成惡勢力犯罪團伙。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強制猥褻罪。在惡勢力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張某某、張某某是主犯;被告人王某某、楊某某起了次要作用,系從犯。經依法審理,被告人張某某等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至一年十個月不等的刑罰。

  臨夏州永靖法院審理劉某某惡勢力案

  2016年4月至2018年5月期間,被告人劉某某、張某某、高某某、劉某、劉某某等人為尋求刺激、逞強耍橫,無事生非,多次強拿硬要他人手機,情節嚴重;被告人劉某某、張某某多次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各被告人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均已構成尋釁滋事罪,依法應予懲處。被告人高某某多次介紹未成年人賣淫,其行為已構成介紹賣淫罪,對其應數罪并罰。五被告人長期糾集在一起,采取人多勢眾、助威造勢等方式,多次實施強拿硬要他人手機、隨意毆打他人的違法犯罪,五被告人為非作惡,欺壓在校學生和社會青年,使其形成心理恐懼,嚴重擾亂了社會生活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屬惡勢力犯罪。經依法審理,被告人劉某某等人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至一年六個月不等的刑罰,并處罰金。

  平涼市涇川法院審理何某某村霸案

  自2012年至2017年間,被告人何某某借故滋事,逞強耍橫,多次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強拿硬要,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應予懲處。被告人何某某多次尋釁滋事,嚴重干擾了周圍群眾的正常生活秩序,在其所在鄉里影響惡劣,橫行鄉里、稱霸一方。經依法審理,被告人何某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記者朱婕)


彩票模拟投注app